锂电设备企业资金压力或越来越大

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    关键词:大族激光, 锂电装备, 黄祥虎,    发布时间:2018-11-28

设置字体:


大族激光副总裁黄祥虎称:国内的设备装备行业进入了瓶颈期,行业洗牌在所难免,虽然此时是比较好的并购契机,估值、PE都会比较低,但他并不会特别倾向国内标的。他认为,国内国产化设备的稳定性、效率相对较差,而日韩方面早已走在前头。



今年以来,动力电池市场呈现出的明显变化是:生产制造进一步变革升级、高镍化趋势提速、整体产能扩张速度放缓等,由此也引发了锂电设备企业在产品研发、市场策略等方面的调整。


大族激光副总裁黄祥虎


11月23日,大族激光(002008,SZ)副总裁黄祥虎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目前锂电设备竞争空前激烈,设备本身成本高毛利低,低价竞争在行业内比较普遍,不少企业竞争压力大。他还表示,随着补贴退坡以及行业洗牌的加剧,锂电设备企业资金风险压力或越来越大。


1整线交付是趋势但也有难关


大族激光是世界主要的激光加工设备厂商之一,于2000年进入锂电制造行业,但直到2013年的时候才调整战略,转战到动力电池装备行业。“之前我们判断新能源动力电池行业可能会一枝独秀,才做出这样的战略调整,现在是产、研、营销一体,这也会成为未来大族激光的一个亮点。”黄祥虎告诉记者。


大族激光的财报显示,前三季,公司实现营收86.5亿元,同比减少2.9%;净利润13.9亿元,同比增加10%;扣非净利润13.92亿元,同比减少7.71%。大族激光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为16.65亿元至19.98亿元,同比增长0%至20%,原因是显视面板、新能源电池、PCB业务同比实现快速增长,消费类电子业务同比降幅较大。


“进入新能源装备制造,除了行业驱动外,本身我们原有的产品线增长乏力也是其中一个原因。”黄祥虎表示,以往大族激光每年都会拓展一到两个新的行业客户方向,包括以前的消费类电子、光伏等,近两年重点发展动力电池行业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市场上采用较多的锂电池主要为磷酸铁锂和三元,今年以来,随着补贴退坡影响以及市场对高密度能量电池的需求增加,不少电池企业转战三元路线。黄祥虎告诉记者,二者正极原材料差异较大,生产工艺流程比较接近但工艺参数需变化巨大,若磷酸铁锂全面更换为三元材料,也意味着同时需要对产线上的设备大面积进行更换,这方面市场未来或会有一定的增长空间。


据了解,锂电设备由前段设备(搅拌、涂布、辊压、分切等)、中段(卷绕、叠片等)、后段设备(化成、分容等)组成,包括先导智能、赢合科技、大族激光等锂电设备企业纷纷提出整线交付。黄祥虎表示,锂电设备由单机加人工到的分段集成,再到整线集成,这是行业发展的趋势。


“我们希望锂电装备整条产线打通,假设整条生产线投资2亿元,那激光焊接的可能只占整条产线的10%不到,如果只做焊接,那我们最多只能有两千多万元,也限制住我们的销售额。”黄祥虎告诉记者,整线交付符合行业降本增效的要求。虽然是大势所趋,但现阶段行业内却少有企业能真正做到完全的整线交付,目前在相关设备的串联、融合上存在一定的难度,人才也匮乏,但再难也要往这个方向走,可以先从分段整线交付着手。


2倾向国外设备企业标的
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以来,锂电设备企业普遍应收账款高企,资金周转率大幅下降,由此也导致部分设备商经营性现金流恶化。对此,黄祥虎分析,2018年以来,新能源补贴退坡,电池厂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,且这种压力会向中上游传导,再者,锂电设备行业本身的付款方式也存在一定局限,比如行业普遍的“3331”分期付款方式,前面的30%款项拿到了,但后面的70%要拿到就等得漫长,最终导致整个行业资金风险压力与日俱增。


“我们新能源这一块的应收账款确实比去年提高了很多”。黄祥虎称,当前锂电设备行业存在洗牌现象,强者恒强,小企业有些应收账款收不回来,加上本身行业毛利率低,应收账款高,可能就会出现有些企业不赚钱,这就决定了设备企业的业绩波动较大,未来业绩难以预测。长此以往,小的公司必然生存不下去,因为资金压力不能支撑其往下发展。


自去年下半年以来,锂电设备行业发生了多起兼并购案例,包括先导智能13.8亿元收购珠海泰坦动力、爱康科技3.9亿元收购鑫成泰、科恒股份6.5亿元收购诚捷智能、百利科技有意收购韩国锂电材料设备公司等。


黄祥虎称,国内的设备装备行业进入了瓶颈期,行业洗牌在所难免,虽然此时是比较好的并购契机,估值、PE都会比较低,但他并不会特别倾向国内标的。他认为,国内国产化设备的稳定性、效率相对较差,而日韩方面早已走在前头。


“前几年收购了不少国内标的,但我认为盘子太小,国内设备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普遍较弱,他们(日韩企业)已经研发并浸润那么多年,有现成的设备和技术,我更想走‘捷径’。”黄祥虎补充说道。


谈起当前国内的动力电池行业“智造”情况,黄祥虎表示,日韩一流锂电企业自动化比例在70%以上,国内一线企业约50%,二线企业仅20%,较低的自动化程度,导致中国动力电池在一致性上有较大差距。


“国内锂电装备多为分段采购,设备兼容性差,工业软件之间集成度低,加剧了‘智造’难度,加上本身锂电池产品生产和测试数据采集量大,每个工序不同管控需求,属于混合模式制造。”黄祥虎指出。


“的确,国外的会比国内的估值要高一些,但也会看值不值。”黄祥虎说。